喀叽喀叽山的芥子

一只名叫芥子的兔子狱卒
随意脑洞聚集地
三党神隐中,考完一秒原地诈尸
DR狂热者,希望教虔诚教徒加垫脚石,保证希望的诸君稳固不倒举高高
重度es病患,奇人p/ud轻音部p/半个三年级p,朔间零中心
主食北极圈涉零,副食不限杂食党,雷点不明(…
过气车万坑底扑腾不起,搁幻想乡边缘推不进去拽不出来,手残沙包永远不能nmnb
请多指教♪

ES/涉零]Pages

🐾🐾🐾食用说明
#第一次复健(……失败)
#非常拖泥带水的不明超短产物
#二年到三年跨越倒叙回忆杀,有一点点五奇人
#前方ooc加部分时间线错乱注意!!!涉零属于官方,ooc属于我,向所有涉p零p鞠躬道歉……

好久没有写文彻底废了(虽然原本也是废的
大概,大概强行呼应加蕴含了一点深度……保持在基本不可能看的出来的程度(。
不会起名,用了正在循环的bgm名字做标题。
提前献祭梅雨零!!苍天啊大地啊保佑十连梅雨零!!!←

前方再度高能辣眼预警!!!


烛火摇曳往桌上诗集投下一片阴影,鸽群拥聚在身旁将小小的脑袋钻进被炉。有几只迟了两步挤不过去,索性拱起外套衣角将脑袋埋在主人温暖的怀抱里。
被蹭得有些痒了,日日树涉伸出食指轻轻地戳了戳那只鸽子,小家伙很配合地扭过头方便他挠到自己的颈侧,满足地咕咕两声闭上黑珍珠一样的眼睛。感觉到手下小软毛团起伏平稳放慢了许多,日日树涉慢慢挪开了手,抬眼望向窗外。雪花踏着轻快的小步,在以无边的黑天鹅绒为背景的天地舞台间起舞。

“被呼醒的冬不舍离去,留下最后的春雪堆积……吗?”




“唔……真是浓郁的香味……阿嚏。”

于睡梦中被花香簇拥,被飘落在鼻尖上的花瓣唤醒。自缝隙间探出的手扣在棺材盖上,指关节因发力而略微泛白,然后就是……

“喂,涉,你是花精灵吗。”

朔间零微眯着惺忪睡眼,抬手摘下对方别在自己发上的娇艳玫瑰留在棺材里。透过大开的窗户一拥而入的春风亲吻面庞的时候,朔间零分明嗅到了淡淡的来自面前人的独特香味。日日树涉将刚剪好的樱花纸环套上番茄汁罐身,塞进了朔间零的手里。
“夜安,吾等自漫长的睡梦中苏醒的魔王殿下…有兴致与你的花精灵一起去赏月下层叠翩飞的夜樱吗?♪”
“赏樱吗……虽说入春后已经看得很多了,不过现在去散散步活动一下倒也不错。不过在那之前,还是暂且收起你的戏剧腔和那漫天飘洒的花瓣吧——毕竟我这里偶尔还是有个不太喜欢花粉的后辈来啊。”
朔间零仰头将番茄汁一饮而尽,扬手把空罐掷进了桌角的垃圾桶里,然后按住了日日树涉伸向口袋的手。
“…你做我的领路人就够了。鸽子先免了。”

小金鱼隔着塑料袋凝视着纸捻花上跳跃的荧星,鸽子的小脑袋一弹一弹地试图去啄那纷飞的光点。日日树涉摊开了兜里的便签纸,上面草草的字迹只是大概的交待了回国的日期。

「国外没有花火大会呢。等你回来以后开一场小型花火大会吧,和我们的朋友们一起,如何?」

手指在「发送」上停滞了很久,终究还是挪向了「保存到草稿」。还是等零回来吧,到那时再送上闪耀的惊喜,我们五个人一起……

——然而,「惊喜」却迟迟没有到来的机遇。

指针划过标刻布满裂痕的古朴座钟面,一步一步迈向既定的终点。 晶莹的沙砾从那双手的指缝里缓缓泻落,沐浴着漫天流星雨下书写下海之子的结局。对于道化师而言最基本的能力便是给自己从内而外都戴上完美无缺的假面,扑克脸之下的面容除了台下沉默的四人以外再无人能够看透。 那双赤瞳黯淡了下去,如同前日所见的漫山遍野尽是如同涅槃之火的红叶在寒风中飘坠。

直到星砂糖的甜美取代铁锈味占据了道化师的大脑,黑色的羽衣上再也看不清鲜血的痕迹,只有金色花纹上残余的斑点提醒着被隐藏在新生光芒里的过去。
世间万物都在变化中延续,而如今每一个还能在面前、在这家咖啡店绽放出的笑脸,还有诞生于手中的这份奇迹……
“我亲爱的魔王殿下。”
日日树涉伸出手去,抱住了眼里重新闪烁出年前光辉的他的那位魔王。他清楚地听见了停滞的时间重新开始流逝的声音,还有彼此的心跳声。
“请让它取代被忘怀的过去,成为真正由我们五人一同创造的「惊喜」吧。”



“……又是一场可以称之为冬季最后的春雪喏。”

厚重的窗帘被拉开,揉着眼睛望向轻音部室外的朔间零呢喃了一句。
嗯?在那铺上雪白地毯的地上,有什么……

朔间零转身去开了部室的灯,短暂的适应了下电灯耀眼的光芒。再度回到窗前,朔间零看清了雪地上的事物——
那是一朵在飞舞的碎玉中盛放的玫瑰。只属于他的日日树涉的玫瑰。

“…汝是提前报春的花精灵吗,涉……日日树くん。”
“哦呀,被发现了——?不愧是零,能够捕捉到完美隐藏在黑暗中的小丑的气息!从漫漫长夜中苏醒,可有享受到美好的梦境?嗯——真是想要窥视一番呐,只可惜我不是魔王梦境的领路人♪”
朔间零没有回头,按住了环上自己腰的那双手。身后的人低笑一声收回了手,朔间零回过身,抬手摘下了日日树涉脸上精致的面具。
“收起那无休止的戏剧腔吧……不打算带吾辈去欣赏雪景吗,吾辈的领路人くん?”

日日树涉微欠了身,空无一物的手中绽放出一朵娇艳的玫瑰,他将它别在了朔间零的发间。

“乐意至极♪”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