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叽喀叽山的芥子

一只名叫芥子的兔子狱卒
随意脑洞聚集地
三党神隐中,考完一秒原地诈尸
DR狂热者,希望教虔诚教徒加垫脚石,保证希望的诸君稳固不倒举高高
重度es病患,奇人p/ud轻音部p/半个三年级p,朔间零中心
主食北极圈涉零,副食不限杂食党,雷点不明(…
过气车万坑底扑腾不起,搁幻想乡边缘推不进去拽不出来,手残沙包永远不能nmnb
请多指教♪

涉零](标题太长请见下)

标题太长了打在这里↓

[如何教会UNDEAD队长打汉字,在线等,急]

啊当然不是论坛体,只是标题比较像罢了(靠

回忆向首试二年级俺零和二年级涉,角色属于晶爹ooc属于我

文风不正常辣眼慎入,前方有毒

这是一个让大神晃牙和羽风薰都无比头疼的问题,关于在line上联系时如何去读懂那位历经沧桑的吸血鬼老年人发的一堆形似婴儿打滚压出的乱码的问题。

而且不光是他,连本来快要学会切换半角和全角平假名的阿多尼斯君,都被这位队长的疑似手癌和与气质不符的颜表情引导成了通篇片假名——还是读不懂的精灵语那种。

为了让躺在棺材里的朔间零先生学会正确的打出汉字,大神晃牙和羽风薰可以说是煞费苦心。从前队友现学生会副会长莲巳敬人,一直问到了汤婆婆酱·我们的转校生·黄金矿工五一劳模感动梦之咲获得者·杏,得到的答案几乎都是清一色的耸肩摊手叹口气。

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绝望啊,薰望着瞪着手机屏幕咬牙切齿的晃牙君无奈地摇了摇头。

最终,还是我们满载归来心情大好的杏,摘下了安全帽,放下了鹤嘴锄,把一大堆大中小矿倒进了仓库,潇洒地甩了一把汗水,告诉了我们眼神死的薰哥哥一个不知是否有效的方法。哦,当然不是白白告诉他的,只是一种方便快捷的让羽风前辈不再挡在仓库门前的办法。

“关于这个问题,最大的发言权恐怕需要来采访一下日日树前辈。”

……

杏酱你的答案很诡异啊。羽风薰的眼角抽了抽。

“哈啊?那个人能知道什么?”

大神晃牙很默契地多问了一句,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大神同学应该清楚的吧?朔间前辈和日日树前辈的关系。”

晃牙叉着腰偏着头思考片刻噤了声,向着演剧部的方向走去,顺手也拉上了一旁“?????”的轻浮……羽风前辈。

然后这位后辈把羽风学长留在了距离演剧部还有十米的地方,哀嚎着捂着鼻子嚷嚷着玫瑰啊花粉啊羽毛啊撒腿跑掉。无可奈何之下,勇士羽风薰向着隔壁班那个大名鼎鼎的奇人的领地走过去。

……。

在问候了鸽子玫瑰兔子蕾丝边之后,还没有得到回应的薰只能握住了门把,轻轻一扭……

门开了。如临大敌的羽风薰,悄悄掰开了一条手指缝,从阴影里观察着门里的动静。一只洁白的精灵拍打着翅膀飞出,在他的头顶轻啄了下扔下了一朵玫瑰花。

“…………”

这是安全的信号吗?这是安全的信号吧??薰握着玫瑰深吸一口气踏了进去。

“Amazing!!我的啾助通报了我,真是令人惊喜的来客!欢迎来到wonderland!!是你的日日树涉☆”

羽风薰扔掉了手中的玫瑰掉头就……撞上了门。扒着门框死不肯回头的薰哥哥内心在流血,他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出自己青涩之时的那个难忘场景……哦,不,如果记忆可以格式化,请务必……

“呀呀,被吓到了!请安心,这次不会像很久以前那样!请放心大胆地望向我吧——我保证没有穿女装!♪”

……薰艰难地回过了头,看见了那位正常装束的演剧部部长,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接过对方长发递来的红茶坐在了沙发上。等等,好像还有哪里不太对?

“那么,请告诉我你此次的来因吧?或者需要我来推测一下呢?我喜欢谜题!「国王」用谜题来刺激大脑,「小丑」用谜题来蛊惑心灵!让我猜猜——是不是……”

“如何教会朔间さん用手机打汉字?急,在线等!”

异口同声。

“啊啊,果然如此……♪”日日树涉的手指灵巧地转着一枝娇艳的玫瑰,向后靠上了沙发背,微眯着眼望向坐在另一侧心身俱疲的羽风薰,打了个响指,对方手里的红茶上漂出了一朵干玫瑰。

“虽然很想告诉你我有办法,但是很遗憾——”

拖长的语调吸引了薰的注意力,他抬起眼,看向那个双手支着下巴缩起双腿陷入沙发凹陷处的日日树涉。

“给你讲个故事吧?♪”

讲故事就好好讲,别做出那个神似福尔摩斯的姿势啊,腿长是用来伸出来的不是用来缩起来的……不对我为什么想要看男人的腿??薰的内心早已飞过去十余条弹幕,但还是乖巧地坐直了身子听面前的人将陈年老酒翻出来慢慢品出入口柔一线喉。


“喂,涉,这个杯子又坏了啊——给我重新做一个吧。”

对着玻璃窗的倒影扎着头发的涉,被猛然响起的呼唤声惊到。手上捋着头发的动作不停,叼着头绳只能哼哼了几声算作回应。

“你在说什么?完~全听不明白啊。不过你啊,成天披着这么长的头发,整理起来很麻烦的吧?就算盘起来也很沉啊——不考虑剪掉吗?”

回复他的依旧是哼哼声。靠在门口的零略微撇了撇嘴,走过去伸手到背对着自己的人唇边接过了摇摇晃晃的红绳。一手覆上了他握住的头发,替他绑起了长长的马尾。

“呼……真是感谢,零,帮了大忙♪”

“与其谢我,你不如考虑一下怎么样才能让自己更舒服一些吧?”朔间零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

“唔嗯……虽说确实有考虑过相关问题,不过还是下不了决心呐。毕竟剪了短发的我可真的会吓跑一众学生的☆说起来,零,你又把纸杯弄坏了吗?”

还是老样子啊,谈到自己的事忽然就打擦边球,虽说自己也没什么权利说这个。

“啊啊,明明是这东西太脆弱了吧?稍微磕着碰着就瘪了,本大爷可护不好这么脆弱的东西。”

朔间零晃了晃手中塌掉一个边角的杯子,很好地避开了对方的视线「随手」将它塞进了满是纸杯的抽屉。

“零也可以试着自己做一下的嘛?这个很简单哦,比起魔术和小品剧的手法,只要这样……”

“啊啊不要不要,本大爷弄不来这种东西啊,宗做的那个似乎也有杂音,就是涉你做的纸杯电话听得最清晰了——”

被打断了话的日日树涉望着翘着脚的魔王殿下,笑着笑着忽然萌生了一个主意。

“那样的话,有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法!零!”

被友人忽然提高的音调吓了一跳的朔间零挑了挑眉,看着兴致勃勃露出灿烂笑容的日日树涉,产生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涉舔了舔下唇,从校服的口袋里摸出一个手机晃了晃,兴奋的眼里仿佛闪耀着星光。

“就由道化师来传授给魔王殿下灵活使用手机的魔法——☆”

……朔间零倒头就扑进了文件里不肯出来。

“不行,我和这玩意不合——话说我会打基本的平假名片假名的啊,压根不需要学……”

“可是为了让更多人能够明白零的话语,不让这电波传达的天籁变成五十赫兹的爱丽丝在波涛里孤独的鸣唱,你还得学会至关重要的一点——拼出汉字。”

……果然,风水轮流转上天饶过谁。被日日树涉满腔的热情拥了个满怀的朔间零,即便再不情愿也只能拿起那个手机胡乱摆弄几下了。


“……然后呢?”

羽风薰意外地听得起劲,不由得倾身向前了些许,试图听到故事的后续。

“下午茶会已经收尾,墨色夜幕逐渐低垂!迷途的旅人还想要知道后续吗,即便要与我一同夜袭属于魔王的领地?”

日日树涉抿下最后一口红茶,朝着他神秘地眨了眨眼睛。月色的长发飘过他的眼前,道化师迈着如同猫一样轻不可闻的舞步转出了门。

就算不和你一起也已经在白天被扛进去好几次了啊,掰着手指大概数不过来那种……话说夜袭这个说法真的好吗?羽风薰的眼角再次抽了抽,起身跟上了已经飘到走廊上的人影。

哐咚。

敦实的棺材盖碰撞上地面发出闷沉声响,一只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抓握住棺材边缘,在一片漆黑中躺在棺材里的人缓缓坐起了身。

“呼嗯,这个气味…。擅自踏入魔物领地的道化师先生,介意露个面吗?”

语音刚落,灯光便缓缓亮起,朔间零眯了下眼,刚适应这变换还算柔和的光线,眼前突然就多了一个凑得再近不过的脸。纯粹的堇色的瞳孔里仅仅倒映着睡眼惺忪的一人,朔间零不由得微偏开了视线轻咳一声。对方心领神会地退开了些许距离,但那刻意压低了声音也难掩那其中的欢愉。

“呀呀!零,早安!昨晚睡得好吗?有做个好梦吗?美梦是令人沉醉的——噩梦亦然!♪”

日日树涉扬起了手,将带着凉意的番茄汁罐头贴在了友人的侧脸上。

“来来!约定好的早餐,请享用♪”

朔间零含着吸管垂眸望着鲜红的液体上升然后漫入口中,酸甜自舌尖氤氲开来,唤醒了和自己一同沉睡的味蕾,头脑也清爽了许多。深吸一口咽下腥甜汁液后,朔间零满意地轻哼了一声。

“多谢了,日日树くん,真是无比美味的早餐喏。”

“呀呀,本来是想要亲自做些其他的佳肴来着?不过因为要招待突然来客,所以耽搁了些许——”日日树涉搓了搓手,从一旁棺材里熟练地抽出一张纸巾替友人拭去滑落的水滴。那抹红在纸上晕开,仿佛是真正的鲜血一般。

“不过今日我来到这里并不仅仅是为了送早餐,而是要为那位来客展现故事的后续☆”

日日树涉满意地端详着面前的人犬齿轻咬吸管露出满脸的疑惑模样,在棺材的暗层里掏出了一个黑屏的手机,将它塞进了友人的手心里,顺势握住了那只微凉的手轻晃。

“……不,唯独这个真的不行喏,汝也应该是再清楚不过。”

隐约能够猜出是哪些孩子去演剧部做了那不明的「来客」。朔间零皱着眉有些不情愿地摇了摇头。

“没有尝试怎么知道会不会萌生新的可能!此时非彼时,零也有在「向前迈步」,对吧?那就不要再拒绝迎来的风,扬起帆来,让风和浪潮指引你前进!☆”

日日树涉的眼里再次落进了星星。像那天一样,又和那天不太一样。

朔间零叹了口气,嘴角却不自觉上扬。

“好吧,便再听汝这一次。好好的努力去教会「我」吧?不然就要再做一个纸杯电话放在此处。”

一双温暖的手握着一双微凉的手搭上了发出亮光的屏幕。

“遵命,我的魔王殿下……♪”


挂在门缝外偷窥故事真相的宇直薰目不忍视耳不忍闻地悄悄合上门,快步冲下楼去摸出手机联系上了下一个约会对象。

待到次日他回来时,吸血鬼已经回归沉睡,银发的狼君一个人在隔音练习室里拨弄着吉他弦,而在漆黑厚重的棺材盖上,放着一个连着长线的纸杯。领悟到了结局的羽风薰无奈地摇了摇头拿起了杯子无意一瞥。

一朵由彩纸精心裁剪叠成的红玫瑰静静地在杯底盛放。

评论(2)

热度(48)